b1.jpg




416,1952届校友沈秋珍、徐四光、薛达3为校友回母校。

在校庆办主任高利的陪同下,1951年就参军的沈秋珍校友还专门去看了自己曾经的宿舍(今一进二楼鲁迅纪念室)。三位校友深情回忆了自己在杭高的岁月和曾经教过他们的老师。其中徐四光、薛达两位校友毕业后还曾留校任政治辅导员,徐四光校友的父亲曾是杭高历史教师。后来两位校友到浙江理工大学、浙江工业大学任教。徐四光校友还担任了省社科联副会长。

党委副书记张旭光与三位校友亲切交谈并合影留念。


   附:薛达校友回忆在杭高求学以及之后的人生片段:

生于1934年的薛老师,自幼家境贫困,父亲牺牲后一直是母亲带着兄弟姐妹几个在生活,比较艰苦。但薛老师始终坚信母亲的教诲“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成绩非常优异的薛老师,在众多学生中脱颖而出,成为少数能考上杭州高级中学的学生之一。15岁从杭州市高级中学毕业,一直担任班级班长,是同学们学习的榜样。薛老师说:“那时候,如果你的学习成绩不好,根本不能让同学信服。学习成绩好,大家才会相信你。”在年纪轻轻的17岁,薛老师还在就读高三,并得到学校的极大认可,开始从事中学政治工作辅导员工作,并且是国家第一批政治辅导员。但薛老师始终不放弃继续求学的念头,在恢复高考后,为争取获得参加高考的资格,曾写信给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的邓小平同志,经过刻苦努力学习,考上北大历史系,开始了5年的本科学习,随后又留校进行研究生深造。研究生毕业后因婚姻关系回到浙江,开始了他的工作生涯。

在访谈过程中薛老师一直向我们强调,他们的成长是与国家利益密切相关的,正确处理好个人利益与国家利益的关系,始终伴随他们的成长之路,当然也是我们这一代人需要妥善处理的问题。另外,他也强调,随着改革开发,国家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使得一部分人扭曲事实,说中国走的是资本主义的道路。对此,我们要高度重视,在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同时,要坚持社会主义的方向不变,只有内心的坚信才能保证我们的行为不出错。并指出,越是好的大学,经济类、社会科学类越要抓好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学习,不能完全以西方教材为主。同时他也对我院教师提出两点希望:首先,他希望我们的老师要有坚定的马列信念,只有真信才能真教,真学,要解决真信的问题,除了认真学习原著,年轻教师要深入实践,到基层中去锻炼,在此他特地提及了当时我院的唐灵魁老师和肖香龙老师到基层挂职学习的事迹并予以充分肯定,他也希望我们的教师上课要有政治性科学性和趣味性,并认为政治性和科学性是教师讲课的硬指标,必须做到。

薛老师的学术成果,可谓是享誉四方。薛老师对我们现当代研究生学术研究的开展,也提出了几点建议:第一,一定要多读马列原著,到原著中去学习。薛老院长认为目前的研究生培养是存在问题的,不读原著或很少读原著的教学是有问题的,建议可采取“原著阅读+师生讨论+教师讲解”的模式,薛老师向我们分享了自己研究生期间的求学之路,阅读了大量的原著,才使得自己的学术水平能有如此成就;第二,研究生在做学问时,要多找原始材料,切勿盲目附从他人观点,不能人云亦云。基于此,薛老师还举了关于文革期间,我国经济濒临崩溃的边缘这一说法的例子,虽然当年这个说法是大多数人所认可的,薛老师一度也对这一说法持肯定态度,但经过后期大量的资料查阅,文献阅读,薛老师发现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因此,薛老师希望我们研究生应该能有自己的想法与观点,敢于质疑与批判;第三,在论文选题时,要从现实生活中去思考,或者从现有的研究成果中去找问题,他指出只有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才能真正做出好的选题。

薛达校友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