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9日上午10点,“纪念李叔同弘一法师系列活动”开幕式在虎跑举行,杭州高级中学校长蔡小雄出席开幕仪式,与杭州书法、音乐、美术、教育等各界专家学者共同纪念这位“以美育人,与湖山并永”的校友先贤。

蔡小雄校长出席“纪念李叔同弘一法师系列活动”开幕式

李叔同

李叔同是著名音乐家、美术教育家、书法家、戏剧活动家,是中国话剧的开拓者之一。他从日本留学归国后,在省立第一师范(现杭州高级中学)担任了6年教师,这是李叔同职业生涯的最后一站,也是最重要的一站。后剃度为僧,法名演音,号弘一,晚号晚晴老人,后被人尊称为弘一法师。


缘起杭高

1912年,李叔同来到杭州,在省立第一师范(现杭州高级中学)任教。当时,李叔同日本留学归来,音乐、绘画,样样精通,在上海颇有名气。时任省立第一师范校长的经亨颐,慕名去上海,想请他当老师。但李叔同开出的执教条件很高:只要学校配齐200架钢琴或手风琴,他就来。这样的条件放到现在,也很少有学校能具备。在当时的环境下,更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不过,一心想敦聘名师办好教育的经校长不认输,他动用了各路关系,最终收集了全省100多架钢琴和手风琴。虽没达到要求,但李叔同看到经校长的认真,决定来任教。学校里专门给了李叔同一幢独立的小楼做音乐教室。

李叔同“专用音乐教室”

今日杭高贡院五进音乐楼


任教期间,李叔同担任图画和音乐教员,率先使用五线谱教学,开创了人体写生课,创办了校刊《白阳》杂志、组建“乐石社”等。

首开人体写生课

组建“乐石社”

最早的艺术教育校刊《白杨》

李叔同学贯古今中西,精通文学与艺术,开创了多个先河:

1912年中国采用图文广告艺术第一人;

1913年第一位编著《西方美术史》教材,讲授西方油画艺术;

1914年中国美术史上第一位采用男模裸体写生课教学的美术教育家;

1914年最早介绍《石膏模型用法》用于西画教学;

1915年最早创作、倡导中国现代木版画艺术的教育家;

1915年最早撰《西洋乐器种类概说》,开创了钢琴音乐教学的先河。

(1912-1916为李叔同于省立第一师范任教期)


以美育人

在传授艺术知识的同时,李叔同还对学生人格品质进行熏陶,培育出了一大批负有盛名的优秀学子:

丰子恺先生(现代著名的漫画家),作《怀念李叔同先生》一文提及:

弘一法师由翩翩公子一变而为留学生,又变而为教师,三变而为道人,四变而为和尚。每做一种人,都做得十分象样。好比全能的优伶:起青衣象个青衣,起老生象个老生,起大面又象个大面……都是“认真”的原故。

李叔同、丰子恺在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时的照片

丰子恺为李叔同所作遗像

刘质平(著名音乐家),受老师李叔同赏识并着意培养,并资助他东渡日本,入东京音乐学校深造。李叔同对学生,确如慈父,刘质平自己说:“先师与余,名为师生,情深父子。”当然,刘质平也“不忍以己求学之故,迟师修道之期”,他不顾学业未了,于1918年夏返国,在李叔同出家之前和丰子恺一起跟老师拍照留念,护送恩师入山。

李叔同与刘质平(左)丰子恺(右)合影

潘天寿(著名画家),李叔同对潘天寿的影响很大,潘天寿成名后仍记得李先生说过的“应使文艺以人传,不可人以文艺传”,并以此化为他自己的艺术理念:“古之画人,好养清高旷达之气,为求心境之静远澄澈,精神之自由独立,而弃绝权势利禄之累,啸傲空山野水之间,以全其人格也。”

潘天寿

潘天寿作品《鹰石山花图》

吴梦非(著名音乐家),曾评“李先生毕竟是一位情操高尚的人,他不以个人得失为重,决然肩挑了教育重任,认真细心地施教。”

吴梦非

在浙江省立第一师范任教的六年是李叔同一生的重要阶段,由于他博学多能,多才多艺,因而威信超群,“只要一提起他的名字,全校师生乃至工役没有人不起敬的。”他讲课十分用心,每次上课前,会提前板书,且对所有学生都富有耐心。有时遇到学生上课看杂书,他并不当场点名,而是等下课后,轻声而严肃地让他留下:“你若是想上课,就不要看闲书,如果想看闲书,下次就出去看吧。”说完,微微鞠上一躬,臊得学生不敢再犯。


传唱佳音

李叔同致力于音乐教育,1913年,以五线谱创作出合唱歌曲《春游》,开启了中国合唱事业的新帷幕:

“春风吹面薄于纱,春人装束淡于画。游春人在画中行,万花飞舞春人下。梨花淡白菜花黄,柳花委地荠花香,莺啼陌上人归去,花外疏钟送夕阳。”

《春游》曲谱

李叔同的《送别》之词,最完美地传承了中国古典送别诗的精髓: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一杯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

《送别》曲谱

他一念为教师,育人更兼修己,身体力行;一念为法师,念佛不忘救国,虔诚恭敬。

在弘一法师看来,以佛之觉悟普度众生,激励僧俗两界一同奋起救国,即便牺牲一切,舍命不辞。难怪在当时,只要提到弘一法师的大名,再是狂狷疏傲之人,也只能静目仰视。

鲁迅得到他的书法,自称“幸甚!”

林语堂说:“他是最有才华的天才,最奇特的一个人,最遗世独立的人。”

张爱玲说:“我从来不是高傲的人,至少在弘一法师寺院外面,我是如此谦卑。”

杭高百廿校庆前夕,前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专为寻访杭高校友李叔同的足迹而来,专程带来一幅亲笔所作的李叔同画像作为送给杭高的生日礼物,并题字“赠浙江省杭州高级中学”。

李岚清副总理画作赠杭高

俞平伯曾如是说道:“李先生的确做一样像一样:少年时做公子,像个翩翩公子;中年时做名士,像个风流名士;做话剧,像个演员;学油画,像个美术家;学钢琴,像个音乐家;办报刊,像个编者;当教员,像个老师;做和尚,像个高僧。”然而何止是像?他一生追求,乃是一个“真”字。

因真而公子翩翩,因真而高僧庄重。


组稿:戴育珠

编辑:寿婷尔

摄影:钟锦锋